kkw褶子精

高興到只剩下雙眼皮。

迷城:

三位维勇大触合作的监禁集repo(・ω・)ノ
本子太厚了分三次来,首先是我最喜欢的やすだ太太的“监禁扮演”,我看完之后感觉还可以再取个名字叫“戏精夫夫的日常”。
维克托为了寻找演技的灵感让勇利配合自己玩一周的监禁扮演play,于是某天在郊外别墅的一顿晚餐后,勇利昏睡醒来就发现自己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约定的一周时间很快过去,勇利以为监禁游戏要结束了,然而维克托却没有要结束的打算,勇利质问维克托这是不是演技,然而维克托却回答说根本就没什么演技……
やすだ太太把握剧情节奏的能力非常强,虽然一开始就说了只是扮演,但随着情节的发展,勇利的疑惑和不安逐渐加深,维克托的种种反应也逐渐偏离正轨,总会给人一种随时都可以开始假戏真做的感觉,着实替勇利捏了一把汗。最后监禁结束时勇利的反应可以说是点睛之笔,发现门开着可以逃走的时候他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回到地下室等维克托回来,这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式的表现超级带感!
作者本人也说这本的剧情是受1965年某监禁题材电影的影响,蝴蝶标本的隐喻以及维克托的西装形象都非常棒,表现出了一种微妙且平衡的病态感,完全不会让人觉得ooc。整体画风非常美,维克托和勇利的颜值全程在线,开了两次车都很美味,强烈推荐!

【邦良】Body on me

未来世界架空文。参考了一部分《异形》的设定。
小学生文笔,OOC,反正也不是什么正经甜文。





1.

张良醒在公元后某一天的一间房中。
他睁开双眼,试图去适应光线。就像是久违使用过的零件,面对纯粹的白光,他不禁有些眩晕——准确来说,是脑内的轰鸣声,让他意识到自己感官的存在。
视野内的光线逐渐收敛了锐气,他觉得仿佛有一层蓝色的滤光镜挡在了眼前,但这并不要紧。
准确来说这不像是一间房,他很快想出合适的词,匣箧。他在一个白色的匣箧中醒来。
身旁机器不大不小【滴滴】的提示音刺入耳膜,逐渐勾勒清晰。在这个白色的匣箧外响起的,迫近的脚步声,终于让他感受到除了他以外生命的迹象。
生命?
他的思绪很乱,这让他整个人仿若从这个令人窒息的世界中抽离。
但他当然不会窒息。


刘邦当然是听到了这微弱的机器提示音。他的脚步不算急促也不算平缓,终于停在了那房间前。他想他大概是很平静的,就像他在几年前那样,可以就这样打开他恋人房间的门,然后送上一杯咖啡。
可他现在连咖啡也是不需要的,就像他不需要氧气一样。


张良转向了那扇门,一个紫色头发的男人从自动门后走了进来。他分明看着他开阖了两下唇瓣,念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张子房。
而他听见自己在说,我是张良。





刘邦本想试图再度休眠张良,可他觉得这样是有风险的。且不说大战的白热化程度只是刚刚过去,乘胜追击也罢按兵不动等待对方露出破绽也罢,他都十分需要张良。这边折损两名重要人物的消息似乎还没有传出去,刘邦就心急火燎的把那套刚刚成型的手术用在了故去的恋人身上。萧何说至于吗,没看出你这么看重感情。
分明是调侃的一句话,刘邦却一本正经的回答了他,至于,当然至于。他需要张良的力量。
话固然不假,但谁都心知肚明着,也不会去捅开。
毕竟,张子房作为人类的生命历程真的结束了。他不是没想到过,只是太过突然。战争还在继续,技术人员的工作只是加了一项—————
保留张子房的记忆,让他作为生化人活下去。
好在他虽然大部分的器官已经在那场空前绝后的战争中无法修复以致无法医治而死亡,但他的脑却完整的留了下来,不似韩信般凄惨。





刘邦离开之后,张良试图活动他的四肢。尽管确实相比于记忆中多了些违和感,他还是一点点能做出自己想做的动作,他甚至还起身在这间房中走了走,在这过程中他已弄清楚了现状,毕竟脑子还是他的,总不会有太大的差池。
他知道自己在哪,也知道自己是谁,可他却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没有试图从这间房中离开,他的记忆告诉他,这里就是刘邦透露给他的那个实验室,也是他知道的,自己的ID通行不了的唯一一间屋子。
他亲口跟刘邦讲的,要他打消这个念头,虽然这本来是他的想法,但他没有意识到刘邦真的会去这样做。
不,他应该早就意识到了,刘邦从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只是在张子房的记忆中迷惑了。他在刻意区分着现在的自己和原来的自己,他知道他还是张子房,但是刘邦却不是那个刘邦。
他只是在抗拒着现在的自己,但他却无法了结。他曾经觉得无所谓,因为他一直追随着刘邦,然后他就可以一直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他还是回到了原来的房间。屋内的陈设没有明显的改变,这使他不那么郁闷了一点。新的担忧说到就到,他是真的没有准备好怎么面对他的顶头上司,而他又十分肯定他会来。
他想的没错。
不知道是谁将谁拉进了怀抱,又不知是怎么拌了一下就陷进了床内。回过神来张良就已经被那个男人压制在身下,还一并被打开了双腿。
机体液自额角渗出,张良第一次感受到了慌乱。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用没有被固定住的双腿试图挣脱他身上的男人,可这适得其反。
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他听见自己说,刘邦,我不是张子房,我是张良。

tbc

因为觉得会有歧义还是解释一下,张子房是在战争中死去的张良的称呼。张良就是被制造成生化人(保留了原先的全部记忆和大脑)的张良。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连话都说不清。